食之道、旬之鲜、器物之美

2019-05-22



人云:“居城市中,当以画幅当山水,盆景当苑囿,书籍当朋友”;“胸藏邱壑,城市不异山林;兴寄烟霞,阎浮有如蓬岛”。然则,有此雅兴者,生活起居中,柴米油盐酱醋茶,皆能为诗;锅碗瓢盆杯勺盏,尽可入画。而诗画如此,是可谓:案上一幅人间烟火色,心中万象世上风云空。





清代文学家、美食家袁枚也曾在《随园食单》里感叹食器之美:“古诗云:‘美食不如美器’,斯语是也。”从茹毛饮血到“食不厌精”,器为食之所用,器亦为食物增彩。





平淡无奇的锅碗瓢盆里,盛满了中国人的一生,人们成长、相爱、别离、团聚。可是一旦捧起从小用到大的食器,用它吃饭、喝水,只是简简单单的青花白瓷,却一下子触达每个人心中最温暖柔软的归属。






在历史的餐桌上,青铜食器总如一个骑士,姿态卓绝,昂然而立,捍卫着主人的尊严,见证着一场场欢歌宴饮。






竹器清新,木器温润,陶器古朴,常多见于百姓之家。食器虽有不同,却各自优雅着,所以,品食物,还需品食器。





人生,其实不过一碗人间烟火。生活不仅有诗和远方,眼前的一蔬一饭,也应不枉此生的欣喜。



写下你的评论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