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无石不清,室无石不雅

2019-04-02


古人曾谓:『山得石而雄,水得石而清,园得石而秀,谷得石而幽,洞得石而奇,屋得石而雅,人得石而乐』。石头有何奇趣,杜甫说“水流心不競,云在意俱迟”。文征明感叹“癖在泉石终难医”。



山石厚重而不迁,人们一开始对石怀有崇敬之心,甚至将山水神格化。中国赏石文化深受老庄哲学和禅理思想的影响,文人志士爱好自然而亲近自然,追求物我合一,希望能融入自然,获得精神上的超越和提升。在清净恬淡、高逸闲适的观赏过程中,体现出超尘脱俗的生活方式,遂衍生出特有的审美情趣。


石头源于名山大川,由天地间最精华的灵气凝结而成。这些石头或埋于地下,或浸于水中,或卧于山岗,千奇百怪,峰峦起伏,气势雄险,表面纹理纵横,笼络隐起,洞洞相连,美不胜收。亿万年的浸润,造就了石头不朽的内涵和灵气。陈列于庭院或点缀于案头,让人遐想凝思,灵感迸发。欣赏者以怀抱山岳的想象来赏石,由小见大,精神获得了极大的提升。




顽石之美,贵在其“丑”,丑极而反妍,赏石之丑,颇合道家正极若反的意思。


郑板桥在一幅《竹石图》提拔中说:


米元章论石,曰瘦曰皱曰漏曰透,可谓尽石之妙矣。东坡又曰“石文而丑”一“丑”字则石之千态万状皆从此中来。彼米元章但知好之为好,而不知丑劣中有至好也。东颇胸次,造化之炉冶乎!燮画此石,丑而雄,丑而秀。


郑夔论米芾立古典赏石之标准为皱、瘦、漏、透而不知石丑之好,独褒东坡“石文而丑”实冤枉了元章。其《宋史》卷四百四十四就载有“无为州治有巨石,状奇丑,芾见大喜曰:‘此足以当吾拜!’具衣冠而拜之,乎之为兄。”这就是著名的米芾拜石的故事。故所言“瘦、皱、漏、透”的前提即是“丑”,或言四者为赏石之“丑”的具象表现。


那么“瘦、皱、漏、透”为何?“皱瘦”表现为石枯槁褶皱表现出一种非岁月不能致之的沧桑感,和高洁独立,瘦硬不屈的文人气;“漏透”表现为一种实与虚的趣味,一种空灵感。《素园石谱》言“石之妙,全在玲珑透漏。”漏为石上下通,透为石前后通,石虚者通,通则玲珑清隽,好比于实中见得一点空明,刹那豁然开朗。


石丑非丑,石丑而妍,妍之极也。正言若反,极反而正。




当今许多著名的艺术家有收藏好石的癖好,他们不仅藏石、赏石,还画石。他们从石头千变万化的孔洞中找到了特殊的创作灵感。借石抒怀,借石言志,延续着千年石文化的传统,并影响着一代又一代年轻艺术家的艺术创作。




灵璧石、太湖石、昆石和英石是排名前四位的四大名石,它们大部分产于江浙、安徽和广东一带。近年来随着各个层次的赏石爱好者的急剧增加,找石、挖石、卖石、买石已蔚然成风,价格也是一路上扬,尤其是形型俱佳的好石更是少之又少。2008年苏富比在香港曾经举办过的一场台湾大收藏家黄玄龙的藏石专场拍卖,其中有块流传有序、有名人题款的灵璧石竟然拍到了三百多万港币,轰动香港。



至于今人,玩石则是良好心态的养成,不是自我的张扬。石头的自然、坚贞、高洁、孤介、沉稳、恒久等品性,与优秀的人格何其相似,所谓『藏山于身,读山于神,化隐隐入丘樊,得清气于自然』。寄情于石,以石励志,以石修身,以石悟道,石乃此生良友。


石不能言最可人。



写下你的评论吧